恩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雪医有令 第五十五章 莫可奈何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3:23 编辑:笔名

雪医有令 第五十五章 莫可奈何

后来我去查的时候,发现云生两年前便已经受邀进入十二守护,却被他拒绝了。

在那之后,我便不怎么着急替风吟医好嗓子了。我不想去问她,她究竟是不是三叔的人,也不想在任何情况下,听到她在我面前说假话。

……

我这一回忆便是个没完没了。云生风吟还跪在我面前。云生说他连累我,我不知道是否出于衷心,我觉得我连累了这两兄妹倒是有那么一点儿。

其实风吟不需要跪我的,我自然会救云生。

我一直在想,若是见到了影秋,她会怎样看我。我问玊昱晅,影秋知道影胜的情况吗,他只是摇了摇头。

玊昱晅,将上官影秋软禁了。

站在门外,便听见屋里砸摔东西的声音,我想,这倒是很符合影秋的性情,可,我该跟她说些什么。

我推门之时,她正对着一张凳子出气,见到是我,动作霎时便顿住了。

我说:“别砸了。”

她将凳子翻过来,坐上去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说:“我不想见到你,请你走。”

我淡淡道:“你要杀的云生,没死,被我救了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用那样陌生的眼神看我。她冷冷一笑,说:“真不愧是你手下的人,防人之心那么重,我离得那么近刺他一刀,都还能让他有命逃走。”

我说:“你在责怪我没有告诉你事情真相吗?”

她还是笑,说:“呵,只怪命运不由人吧,以后,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。”

我在旁边坐下,安静了良久,开口问她: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“重要吗?”她的眼睛憋得通红,“如果没有人告诉我,你便想一直瞒着我,然后将我的仇人带走,是吗?”

这样的气氛,真让我觉得压抑。

我说:“所以,你便想要杀了我吗?”

她却只是不说话。

我缓缓道:“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……

玊城,潭瀑竹林。

影秋吼够了,闹够了。

如今,她静静地伏在影胜身上,说:“想不到,我这个傻大哥,竟然会为了你去死。”

我看着这个对我的态度已经判若两人的姑娘,知道,我同她的结,解不开了。

我出了房门,独自坐在石凳上。听风声呼呼,看梨花树叶一片片飘落。竹林内积了一层很厚的落叶,随风乱飘,哗啦作响。

“天气转凉了,跟我回屋内,不要在这里坐着。”

他白色的身影站在我左侧。我瞥了一眼,问道:“棂叶呢,她在这个事件里,扮演着怎样的一个角色?她,为什么要背叛我?”

我心里是厌恶她的。这个女子真是厉害,我救了她两次,她仍是要害我。可害人总得有个理由,我真不记得我曾有亏待过她。

玊昱晅却没有回答我,只是说:“前几天有人往汴城送了一名犯人,或许你应该见过。”

天色已暗,幼澜领着我去了地牢

。路上已经将事情同我说个大概,我听着,觉得,如果是因为这样,才使得我遭得人恨,倒也算是情有可原了。

汴城的地牢路径设置的有些复杂。走了几段路就觉得像入了一个迷宫。

棂叶被上了铁链锁铐,蜷缩在牢房最里边。

披头散发。

虐待她的,是她自己。

我从外面看她,她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蜷缩着。直到守卫替我打开了牢门,我抬脚走到她眼前,她跟个木偶人一样地抬起头来看我,眼中满是怨恨与不甘,哪里还有半点当初那怯生生的样子。

“呸!”

站在一旁的守卫看她如此,上去便是一脚,拖动着铁链往里拉。铁链撞击到金属的声音格外的刺耳。

“你要杀,便杀了我吧。”

“真有骨气啊。”我笑。“你在我眼里比不过一只蚂蚁。杀与不杀,只是一念之间,需要你来提醒我吗。”

“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模样,真让人恶心。”她瞪着我,咬牙切齿。

我眯着眼睛看她。说实在话,我有些不悦。

“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?”

“你是否认为我需要感谢你?第一次,你明明可以救我,但是你却没有。你知道我被抓回去以后,经历了什么?”她拖动着铁链,嘶吼:“他们将我锁在屋内,受尽凌辱...你以为,我还会想活着吗?”

“感谢?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感谢。”

“你认为你救了我,可你救了我什么?只不过是将我往深渊里推罢了,我为什么不能恨你?”

“对。你怪我当初没有带走你,你的确有恨我的理由。”我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可惜你没有害死我,却苦了影胜。”

“影胜?”她惨笑,“所以我更恨你。影胜每一次见我,都是在打听你的消息。凭什么,你就能高人一等,凭什么,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你身上。而你,明明有能力救我,却......”

“我不想再听你说了。”我也笑:“你想杀我,是不可能了。你这么感叹命运不公,也动摇不了什么。这个世界便是这样。你想报仇,我便帮你一个忙吧,作为你勇于反抗命运的奖赏。”

我向幼澜示意,幼澜遣人提了个麻袋,几个守卫将它扔进了牢里,解开绳头,龙圩堡少堡主挣扎着露出头来,棂叶一见,脸色顿时煞白。

扯掉塞住他嘴巴的布条,他便开始嚷嚷:“有妖怪吃人啊!我靠,吓死我了。你们老绑我有什么用,我又没有杀人。”他瞧了周围两眼,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里是哪?”

“畜生......”棂叶愤恨的声音传来。胖子转过头去,瞧了两眼:“谁啊?怎么被绑起来了?”他撑着站起来,又说:“这里没有妖怪吧?你们快把我放了,等我回了家,少不了你们好处。”

“你真是吵得不行!”他的模样看着让我心中一股怒气。念力一动,送出数只灵针,挑断了他手脚筋脉。他大惊失色,惨叫声回荡在牢狱之中,我眉头一皱,再送出一针,封住他的喉咙。

“让你说话了吗?”我心中有怒气正愁没地发泄,管你是否有苦衷我也不想再听了。

他连棂叶都认不出来。我冷冷地看着他。“这么瞎的眼睛,不要也罢。”

辽源妇科
西安治疗妇科方法
大庆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辽源妇科医院
西安治疗妇科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