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踏破九重天之天地轮回 第六章初露锋芒天元城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58:05 编辑:笔名

踏破九重天之天地轮回 第六章初露锋芒天元城(下)

身着白金铠甲的奇兵从中间突兀而出,将一身银黑色银甲的敌军从中间劈开,贯穿全场,使得黑方势力各自为政,形如散沙。

“咦,怎么回事?”

冥冥中一股神奇的力量将黑子的各方势力连接起来,不管白方如何冲突,始终无法切断黑方这似有若无的联系。

两人一连下了六十多首,中间除了有七次交手之外,其他的时间到像是在个下个的,但饶是如此棋盘上棋局的变化可谓是变幻莫测。

天悔越下越是心惊,到了最后竟是连整个心都拧在一起。

第二百三十九手“皇”位贴,随着这一手下来,天悔毫不留情地切断了黑子的各方势力,使得他们实力分散,在也抵挡不住白子的围剿,顿时黑子势力一蹶不振。

“到了此时你还不肯认输吗?”

看着黑军不断被围剿,虚空内一道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:“‘战’位渡。”突然一道光波闪过整片战场,声音淡漠,而且飘忽不定,余韵猛然铿锵,犹如宝剑出鞘,金裂石崩。

伴随这一啸声,黑白双方的战场顿然一变,发生戏剧化的颠覆。

“生死互易?”

白方势力便黑,黑方势力便白。

“先生棋艺精湛,远非在下可比,小可认输。”虚空中天悔对着中年文士深深一揖,心中犹然钦佩。

“棋还没下完你就认输?”

“小可,实在想不出化解先生的棋势的办法。”

“弈棋之道,生死转换,随心所欲。”

中年文士淡淡一笑,衣袖一挥,只闻轰地一声,周围一切又恢复寻常,天悔脱离了神识,刚才发生的一切,宛如一场幻梦。

楼上中年文士清莹曼渺的声音在此传来:“少年英才。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魄力,难能可贵,实数不易。”

天悔道:“今日能与先生对弈,天悔受益良多。”

“天悔,这名字倒是很有意思。”

“接着。”一道银色的光芒在眼前一划,天悔下意识身手一抓

,便将银光抓入手中。

摊开手掌一看,只见令牌的正面刻着两字小篆,字迹行云流水,给人一种飘逸却又厚重的感觉,不过这两个字天悔却不认识,据他猜测这两个字极有可能上上古遗留下来的文字,天悔对这所知甚少。

“在烟南城中有一座天需庄,你将此令牌交与天虚庄的颜艺川,他会收你为门下弟子,我看你资质奇佳,加以时日前途必定无可限量。”

天悔又是一揖:“晚辈谢谢先生好意,不过晚辈自幼由恩师扶养长大,绝无改投他派之意,前辈的好意在下心领了,还望前辈收回这令牌。”

“哦?”中年文士微微一惊,“既然你以入他门,我也不会勉强,但是老夫送出去的东西绝无收回之理,今日一见也算是你我之间的缘分,你就留着纪念吧!”

声音嘠然而至,天悔抬头望去,只见那缕倾斜而下的流光由明转暗,中年文士已是不知所向。

天悔微微一惊,天需庄乃是天下第一名门,能拜入其中的人无一不是资质绝佳,才绝惊艳之辈,此人难怪棋力高深,原来出自名门。

天悔将令牌收入怀中,飞奔下楼去寻找师娘。一出天轩阁已是华灯初上,外面依旧是熙熙攘攘,如潮水般从身边流过,不知为什么天悔突然感觉有些清冷。

“都这晚了师娘还没有过来。”寒风袭来,天悔抱紧身体,站到一个避风地方,静静等待师娘。暮色四溢,绚丽的华灯初上,远处的高楼里,歌舞飘然,弦乐靡靡忽然恍然若失。

暮色四溢,绚丽的华灯初上,街上上欢乐的人们拥挤着,叫卖声、欢笑声吞噬着夜的宁静,四下里闪烁着霓虹的高脚灯炫目迷离,让夜显得更加张扬。远处高楼里,歌舞飘然,弦乐靡靡,让人忍不住沉醉其间。

今夜的天元城无疑是璀璨夜空下,一道独特风景。此情此景,天悔突然生出恍然若失的感觉,仿佛这方天地来都不曾容纳过自己,刹那间无尽孤独悄悄蚕食着当初下山的那份激动。

啪啪……突然屋檐的青瓦片上响起急促的雨滴声,半空中无数条银灰色的鞭子抽打着青石板,天河仿佛缺了口,雨水倾斜而下,原本喧闹的街道顿时冷清下来,只留下一派萧条的景象。

“哦!下雨咯,回家啦……”“下雨了吗?”天悔蜷缩在角落里,突然一阵不明寒风席卷而来,天悔的身体蹭的一下立了起来,像是发了疯一般狂奔到街上。“师娘……”

“天凤……”

“天赐……你们在哪里?”从街道的这一边跑到尽头,又从尽头处跑了回来,天悔不知道跑了多少条街,始终没有闻到亲人的一丝气息。

此时他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浸透,寒冷的雨水侵蚀他的身躯,进入到他幼小的心灵。不过他却感觉不到寒冷,有一种比寒冷更可怕的是恐惧,一种莫名的恐惧,使得天悔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害怕,他害怕找不到师娘,还怕找不到回家的路,害怕自己会像六年前那样遭人遗弃。

夜色如浓稠的墨砚,深沉得化不开。天元山阴气笼罩,三步之内不能视物,周围一点声音也没有寂静的可怕,整个天元山如蛰伏的巨兽,偌大的血盆大口獠牙毕显,天地仿佛都成为其囊中之肉。“师娘,天赐,小凤……”

现在一线天前,天悔踌躇不前,“若是不小心被石壁吸走魂魄,那我就在也回不到太乙院了,再也见不到师傅了。”

天悔心头兀自失落,喃喃自语道:“若是真回不到太乙院,不知道天赐,小凤会有多伤心。”

“不行我一定要回到太乙山。”弱小的身体一头扎进石缝,一线天内石壁上暗光影影绰绰,忽明忽暗,一张张模糊难辨的鬼脸流淌着鲜血似要从石壁中竭力探出头来,此刻天悔颤颤巍巍大气都不敢出,步履蹒跚地一步步向前挪动。

一开始凭着满腔热血冲了进来,可是路还没走一半,只闻四周阴风阵阵,无数凄厉的惨叫声从不知名地角落里钻出,天悔感觉整个身体都失去知觉一般,灵魂也似乎随时都会脱离身体,被石壁吞噬。七窍已经有四窍不存,还有三窍随时都有破体而出的可能。

“各位祖师爷你们可要保护我不被这石壁吸走了魂魄,等到今年祭祖的时候天悔一定在各位师墓前多磕几个响头。”

好不容易走出一线天,天悔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,前脚一跨出,身体便不听使唤的趴倒在地上。

天悔深深舒了口气,感叹道:“终于走出来了。”突然天悔似乎觉得周围不对,刚刚下着大雨,为何掌心却是一片干爽的沙地。

天悔抬起头来,只见星空星光耀耀,四周夜色朦胧,大道上算是干爽的沙地,哪里有半点下过雨的迹象,正是东边日出西边雨,过了半尚,带心绪平复之后天悔挣扎着爬起来,此时天悔全身湿透,在这寒冷的严冬,如果不及时处理,很容易患上伤风感冒。

从四周找来一些干柴和杂草,取出打火石将干草点燃,有在上面搭上干树枝,又将两根树杈支在地上,中间架上树棍,脱下洗衫晾在上面。树枝烧的啪啪只响,迸射出闪亮的火星,红红的火苗激情跳跃,寒意渐渐淡去,天悔头脑渐渐冷静下来,暗道:“此刻师娘也一定在焦急寻我,我得在沿途留下一些记号,以便她们方便寻我。”

待衣服烘干之后,天悔沿着返山的小路约莫走了两个多时辰,才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此时已是亥时三刻,夜空像无边无际透明的大海,安静,广阔,而又神秘,前方不远处一座巍峨壮丽的高山沐浴在皑皑白气中。

天悔喜上眉梢深吸一口空气:“总算是闻到了太乙山的气息。”

嘶嘶……

就在此时天悔闻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,这丝气息使得周围的空气瞬间降了几度。

“是人是鬼快给我滚出来,少在后面装神弄鬼。”天悔的颈部似乎被什么冰凉的东西舔一一下,凉飕飕的。

天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壮着胆子回头一看,整个人瞬间如同石化一般,连同口中呼出的白气也似乎凝固一般。不远处一头一丈大小,蛇首熊身蟹尾的巨型妖兽直愣愣盯着自己,蛇头上一对萤火虫般大小的紫色眼睛,滴溜溜直转,像是饿了好些天,整个眼珠发出绿油油的精光。

天悔倒吸一口冷气,这头妖兽体形壮硕全身蓝色鳞甲密布,毛茸茸的巨掌如磨盘一般,最让人窒息的是那条细长的信子,足足有六尺多长,此刻信子上腥臭的汁液滋滋滴落,恶心到极点。

“原来既不是人也不是鬼,是只妖。”天悔从来没有听说过世间还有这种妖兽,不过根据这种不协调的身躯,这种妖兽很有可能是多种兽类的结合体。不过这些都不是天悔所关心的,从它那精光湛湛的眼神中天悔已感到生命已是命悬一线,能否从它手里逃声成为眼下最迫切的事,天悔呵呵一笑朝对方做了一个鬼脸,拔腿便跑。

妖兽看到天悔朝自己调皮做着鬼脸,先是愣了,但看到天悔奔跑时撇撇歪歪的身影不仅没有发怒,反而发出嗤嗤怪笑声,而且这丝怪异的笑声中居然带着一丝憨厚与顽皮。

实际上这只妖兽从记事起一直都是独自生存,它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也不知道从哪里而来,它也不知道为什么周围一些猛兽都视它为异类。没有伙伴,没有一个可以说话交流的同类,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戮、欺凌和冷漠。

幸好在残酷的斗争中它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一些神奇的异能,这些本领使得他在这恶劣残酷的环境中坚强的活了下来。

张家界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海口治疗妇科方法
泉州男科
张家界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海口治疗妇科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