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平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酋长别打脸 第十九章 呐,一家人最要紧是整整齐齐!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45:14 编辑:笔名

酋长别打脸 第十九章 呐,一家人最要紧是整整齐齐!

森林中,湿气弥漫!

夏野一边后撤,一边给弩弓上箭,不过扫了一眼这些地鬼后,果断的放弃,拔刀迎上。

地鬼拥有和人类相似的模样,身高在一米左右,四肢枯瘦,体毛稀疏,皮肤上有大量褶皱,呈现暗灰色,因为常年在地穴中生活的缘故,沾满了泥土,甚至还滋生着大片的丑陋藓斑。

吼!

地鬼的喉咙中挤出了咆哮声,可是因为嘶哑和尖锐,不仅没有威慑力,配上它的身型,反而多出了一种滑稽感。

最矫捷的一只地鬼窜了过来,一个纵跃跳起,从高空抡起石斧砍向了夏野的脑袋。

夏野握着狗腿刀,全力摆臂,狠狠地斩了过去。!

咔!

弯刀破开石斧的木柄后,又迅疾的砍在了地鬼的头盖骨上。

咔嚓!

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,因为大力的斩击,地鬼的眼球被挤了出来,五官都变形了。

滋!

鲜血混着白色的脑浆洒了一地。

吱吱!

地鬼尖叫,趁着夏野的弯刀嵌在头骨中的时间,全力猛攻。

一时间,森林中全是地鬼粗重的喘息声和恐吓式的吼叫。

夏野怡然不惧,收刀的同时,左脚蹬出。

砰!

嵌在弯刀上的地鬼被踹了出去,还撞翻了一只,夏野手腕一翻,就砍在了另一只身上,破入肩膀一寸多。

滋!

鲜血喷射,给这午后的森林染上了一抹死亡的色彩。

地鬼会使用武器,但也就是一些木棒石斧,杀伤力不高,它们最麻烦的地方在于唾液中会分泌一种毒素,一旦猎物被撕咬的次数太多,唾液进入血液,会造成眩晕麻痹,任人宰割。

部落人叫这些家伙地鬼,连野人生番都算不上,把它们当做一种低等的野兽,但是在夏野看来,地鬼就是人类进化分支上的一个亚种。

这根本就是侏儒呀,它们没有羞耻心,但是还知道穿一条草裙。

为了抵抗恶劣的大自然,它们学会了挖洞,在地下栖息,为了更好的隐藏,躲避危险和狩猎,再加上阳光照射,它们皮肤中的黑色素自然沉淀的越来越多。

地鬼是杂食性的,最喜欢肉食,如果捕获不到,啃树皮草根嚼昆虫也能存活,或许是为了延续种族,在这漫长的岁月中,它们的生育周期变化了,缩短到三个月。

对于物种来说,大自然决定了进化的方向!

一个瘦弱的地鬼趁着夏野砍翻它哥哥的时候,扑了过来,咬在了他的后腿上,只是尽管有利齿,依旧咬不破皮甲,另一只就聪明多了,像猎狗一样窜出,扑向了脖颈。

夏野左拳挥出,仿佛攻城锤一般,砸在了地鬼的脸上。

砰!

地鬼的五官扭曲了,碎牙和鼻血狂喷中,跌翻了出去,不等落地,夏野顺势一刀,砍在了它的脖子上。

咔嚓!

颈骨断裂,一颗头颅翻滚。

看着死不瞑目的地鬼,夏野胃部有些翻涌,想吐,这和杀人真的没什么区别,破碎的肌肉组织,殷红的鲜血流淌,凄厉的哀嚎……

战斗还在继续,地鬼们的尖叫越来越急,战损实在太多了。

“得杀了那个父亲!”

夏野扫了一眼,看到最强壮的一只地鬼一直游走在外围,伺机偷袭,也是这货丢出的石头给他造成了几下砸击。

地鬼的生育力太强了,一窝能生七八个幼崽,再加上什么都吃,容易成活,造成了庞大的种群数量,简直就是一种灾害。

夏野面对的这一窝,经历了荒兽潮,还剩下七只,可见生命力是多么的强悍。

吼!吼!

地鬼父亲见到夏野想冲过来,一边后退,一边嚎叫,让其他地鬼截杀它。

吱!

一只被砍伤的地鬼发起了死亡冲锋,愣是抱住了夏野的右手,不停地撕扯,让他不能随意挥刀。

其他地鬼立刻冲杀,距离瞬间拉近,夏野看着它们的大黄牙,甚至都能闻到它们嘴巴里喷出的臭气。

没有害怕,夏野右臂抡圆,砸在了跑的最快的一只地鬼身上,跟着左腿像钢鞭一样抡出,狠狠地轰在了第二只的身上。

咔嚓!

第二只的胳膊骨折,摔出。

夏野迅速弯腰,左手快速从靴筒中拔出了求生直刀,一把捅进了抱在手臂上那只的脖颈中。

青铜打造的直刀锋利,破开肌肉,随着夏野用力一划,切断了它的喉管,然后用力甩手。

砰!

尸体被甩了出去,跟着解脱束缚的右手迎着一只地鬼,全力挥刀。

噗嗤!

刀刃入肉,因为力量太大,砍得太深,夏野一时间竟然没有拔出来,又一只缺耳朵的杀到了。

“嘁!”

夏野松手,握住了腰后四季歌的剑柄。

唰!

一抹青铜色的刃光爆闪,炫目无比,之后大量的鲜血喷射到空中,就像一朵妖艳的曼珠沙华,在盛开!在绽放!在芬芳!

缺耳朵的地鬼很惨,被一刀两片,内脏哗啦啦洒了一地,恶臭扑鼻。

“好刀!”

看着四季歌上,滴血不凝,虽未开锋,去如此锋利,夏野忍不住大赞,这绝对这个时代最顶级的武器之一。

看到孩子们这么一会儿就死光了,那只最强壮的父亲满脸惊惧,随即转身就跑。

只要活着,它还能再生一窝出来。

夏野收刀入鞘,快速握住战术斧,直接摘了下来,接着左脚跨前,上身后仰,右臂后拉,身形舒展,完美奔放的犹如一张怒开的长弓,然后卯足全力投掷!

嗖!

战术斧射出,撕开了拦路的几片绿叶和树枝,砰的一声,轰在地鬼父亲的背心上。

砰!

地鬼父亲倒地,整个脑袋都杵在了烂叶子中。

战斗结束了,除了几个重伤垂死的喉咙中溢出的哀嚎,森林中重归静逸,只是浓重的血色,让空气中多了几分肃杀。

呼!吸!

夏野做着深呼吸,四下打量,残肢断臂、尸体横躺。

一窝地鬼全灭!

给这些只剩下半口气的地鬼们一一补刀,夏野走到了地鬼父亲旁边,踩着尸体,拔出了连脊椎骨都砍断的战术斧。

“呐,一家人最要紧是整整齐齐!”

夏野擦掉了武器上的鲜血,战场没有打扫的价值,地鬼穷的叮当响,除了一条草裙,屁都没有一个,本身肉质又泛酸,还有这丑陋的模样,就算是要饿死的部落人都不愿意下嘴。

再次踏上路途,夏野的心情很愉快,准备用地鬼来积累战斗经验,当然,如果碰到十五只以上的大族群,那他绝对是有多远跑多远。

“装备太重要了!”

弄掉皮甲上的草屑,看着上面沾的泥土鲜血,夏野很是感慨,皮甲上抓痕齿痕斑驳,有一些地方甚至被咬破了,要是没有它,自己就算灭了这波地鬼,也会受伤,耽误之后的打野。

棋盘山参天大树耸立,冠盖如云,天色暗下来的时间也要早很多。

夜晚的森林很危险,夏野没有冒险前行,而是在一处靠近山溪的坡地上风口,整备临时营地。

用树叶垫了地面,又削了十几根指头粗的木棒备用,夏野打开了行军帐篷。

受限于材料,夏野让墨芜蘅制造的帐篷是最简单的那种,由数块柔软的兽皮缝制成一个大圆筒,在边缘每隔十厘米打孔。

使用的时候,孔隙中有麻绳,绑在钉入泥土中的木棒上固定,上部再用绳子一扯,一个拥有三角形空间的帐篷便搭建而成。

盖上一条毛毯,足以在春寒料峭的早春森林中度过一个温暖的夜晚。

捡了一些干树枝,升起篝火后,一股暖意立刻扑面而来,夏野摘掉手套,搓了搓手,拎着水囊和饭盒走向了山溪,顺便找一找有没有蘑菇木耳之类的山货。

溪水清澈,冰凉,有小鱼游弋。

夏野洗了手和脸,取了水返回,很快

,青铜饭盒就架在了篝火上,他开始冲洗一块比指甲盖还薄的青铜板,光秃秃的,一点美感都没有。

“等建立了部落,招募了工匠,一定要在铜板上刻印一些鸟兽图案!”

夏野规划着将来。

要求打造这块铜板的时候,墨芜蘅很是不解,猜不到它的用途,其实答案很简单,这年月还没有铁器,所以只能用青铜板烧烤了。

用烧热的石头也能凑合,但是夏野可不想搬来搬去。

很快,架在篝火上的青铜板就烤热了,取出荷叶包裹的熏肉火腿,拔出求生刀,切下薄如蝉翼的几片,放在上面。

滋拉!

熏肉受热,立刻翻卷了起来,伴随着油脂流淌,一股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。

嘶!

夏野用力吸了一口气,口水顿时分泌的满嘴都是。

随便削了两根树枝当筷子,夏野夹起一块,吹了吹,就塞进了嘴巴里,滚烫中,是难以言喻的美味。

“要是再有些辣椒粉和酱料就好了。”

夏野到现在都没找到辣椒,等有机会了,准备去南方看看,事实上,这个年代的料理方式简直粗鄙不堪,除了蒸煮就是一锅炖,各种调料搭配?各大菜系美味?不存在的!

“历史上,辣椒是明代末年从墨西哥传入中国的,胡椒是唐代,孜然忘了,不过这东西好像只有河西走廊那边才有生长!”

夏野碎碎念着,想喝一杯咖啡了,他一直在努力收集各种香料,不过因为常年卧病在床,外出的机会不多,有一些还没找到,但是有几种,他已经在桃花源中育种了。

“等有了部落,小爷卖香料都能大赚一笔吧?”

夏野准备烤几个蘑菇,突然听到右边的密林中传来了扑通一声,他一把抓起弩弓,上弦搭箭,瞄了过去。

广元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广西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盐城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广元治疗阳痿方法
广西白癜风医院有哪些